2012年“用工荒”猛如虎
栏目:公司新闻 发布时间:2012-01-12
分享到:

 2012年“用工荒”猛如虎

包装与标签印企将面临严重的员工荒




缺口较往年激增 印刷制造业普工最缺


 “今年部分企业的招工难、‘用工荒’现象,比往年来得早,而且会去得晚。”在长三角经营多年人力资源业务的上海天都人力资源公司总经理昌梦晨说。

  眼下,长三角地区部分企业用工短缺再一次“如期而至”。天都公司共管理8000多名派遣制外来务工人员,但去年年底约有800人离职。目前100多家企业客户中,相当一部分“急着要人”。

  上海新坤豪职业中介所负责人说春节后至今,已经有30家单位来登记招人,约20种岗位,需求约10000人,而前来登记的求职者在3000人左右,缺口约7000人。“招工单位都是急于用工,需求量大的是制造业的普工。如松江区一家电子厂需要招5000名一线工人,目前只能招到2000人。此外,不少企业急需电焊工,一般只能招到总需求量的1/10。”仇玉俭说。

  在制造加工型企业集中的昆山,遭遇用工短缺的企业也比比皆是。昆山某印刷厂人力资源部负责人介绍,目前拥有大约一百多名名员工,50%-60%员工为外来务工人员。春节以前,许多员工返乡。目前,该企业一线工人用工缺口在30人左右,技术工人的缺口为5-10人。

  1月初深圳市宝安区劳动部门启动的一份春季企业用工需求调查结果显示,523家参与调查的企业中有475家企业表示春节后要招工,新招员工达15.3万人。据宝安区劳动部门推断,宝安区节后用工缺口在20万人左右。


  承诺优越条件 展开劳动力“争抢”


面对“招工难”,多数企业开始提高薪酬,希望尽快招到人。深圳人才大市场调查显示,71%的参会单位提供的职位薪酬较去年同期有所增加。同样,在佛山、顺德记者调查发现,这里的劳动服务中心给出的最低工资是1500元左右,较去年有大幅的提高。企业给的工资待遇普遍增长了20%左右。

  广东省东莞市大朗镇是世界毛织业的重要基地。春节假期刚过,记者在大朗镇象山工业城看到,不少工厂门前挂出横幅或贴出告示,“急招大量男女普工”等。很多公司提供了包吃包住、月薪过两千元等条件。有些公司不仅承诺提供免费食宿,还有年终奖、带薪年假、带薪婚假、生日奖金、社会保险等。东莞市泰业纺织制品有限公司招聘点的业务部经理表示该厂提供的招聘条件甚至包括了报销返程车票,并承诺新手和熟练工分别涨薪300元和500元,不过即便如此,这家公司如今仍旧处于经常性的缺工状态。

  东莞市的情况在整个珠三角已较为普遍,目前广州地区企业求人倍率约为1.36:1,即每个求职者有1.36个岗位空缺。岗位多于工人,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情况明显。

  近日在上海火车站、职介所等地这几天回流的外来务工人员有增多趋势。但一些中介机构负责人表示去年年后一些企业农民工补员较快,一些企业在上半年基本上能达到平衡;而从这几天的情况看,今年很多企业用工缺口填补难度加大、周期更长,形势不容乐观。

加薪使中小企业难以承受成本压力


然而要付出更高的工资,提供更多的承诺,对于劳动密集型企业而言,意味着更高的成本和投入。在广东东莞和江苏昆山经营着两家精密五金制造企业负责人说,最近两年为了能够保证企业正常运转,他给工人开出的工资已经越来越高了。“以前完成100万元产值需要支付的工资大概是8万元,现在已经上升到了12万元,50%的工资成本涨幅对于我们这些主要依靠劳动力成本取胜的小企业而言压力已经大到了难以承受的地步。”

  广东省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厅日前宣布,从3月1日起,广东企业职工最低工资标准平均将提高18.6%,其中广州市的标准将增至每月1300元,为目前全国最高。虽然大部分企业开出的工资早已远远高出城市的最低工资标准,可是最低工资标准的提高意味着加班费和社会保险金支付基数的提高,对于企业而言同样意味着成本的大幅上涨。

  一些工人表示,各地大幅调高最低工资标准,给他们要求提高待遇以底气。此外,不断上涨的物价,也使很多打工者的薪酬预期“水涨船高”。另一方面,随着中国年轻劳动力对生活质量要求提高,即使企业主动涨薪,仍然难以满足员工的期望值。

  企业运用一系列对策如:加薪为“上计”、鼓励“老乡带人”,大打“温情牌”;这些招人、留人的办法,一定程度上能让企业“缓一口气”。但今年最低工资标准和社会保险等费用都面临上调,用工成本可能增加30%左右;而原材料成本也在不断攀升,利润空间有限,企业为员工加薪的空间已经越来越小了。


  给钱补贴不如营造“留人的软环境”


劳动力的日益短缺如同一把双刃剑,一方面它会挤压企业的生产经营利润,增加成本负担,但另一方面企业提高劳动效率,转向用工更少、产出率更高的高附加值行业,进而推动整个产业升级与进步。应对“用工荒”,营造好“留人的软环境”。


  应用“服务优势”对冲“工资劣势”


上海宝山区外地劳动力管理所于去年9月针对1200多名进城农民工进行过调查。调查显示,75.9%的来沪求职人员在35岁以下;在所有被访者中,79.8%的人关注岗位发展前景;有57.0%的人要求企业提供培训,36.3%的人要求政府提供培训。企业更多地从提升“软环境”入手,加快医疗、教育、培训等公共资源覆盖农民工群体,这实际上就是在提升企业的吸引力。


利用机遇助推企业升级


一方面企业根据自身的情况提升设备应用力减少部分劳动力;另一方面相关区域应进一步大力扶持、发展高技术含量的第二产业及新兴的第三产业,合理吸纳、引导外来求职人员,适当满足其择岗择业要求。在应对“流出”部分劳动力的过程中,应吸引更多高素质、高技能劳动力“流入”。